Skip to content

Daily Archives: March 28th, 2020

鼠春戏剧挑战月海外波 Beckett by Brook

Beckett by Brook 2020.3.27 由Peter Brook在巴黎北方滑稽剧院时期导演的几部贝克特的短剧。 Rough for Theatre I 讲的是一个拉小提琴的盲人遇到了一个缺一条腿的残疾人,两人之间的相知与互动。总的来说,有点《等待戈多》的感觉。一方面是在讲人世的苍凉,盲人被问到为什么不去死的时候回答说是因为“not unhappy enough”;另一方面,是在说人与人之间需要company才能维持一些对世界的希望。 Rockaby 一个女人的独白,情节是什么我都没搞懂。这部更多的是关于独白讲台词的韵律与节奏。 Act without Words II 搞笑的哑剧。两个沙包好像两个鸡蛋,被戳一下就出来一个好像是刚接触外部世界的人(线索之一是出来的时候都没穿裤子)。虽然两个都无能,但是第二个的比较搞笑因为傻白甜自信。 Neither 超级短的一个独白,又是和韵律节奏相关。那么有节奏反而让人不理解文本最基本的原意,对于像我这样的母语不是英语的人还是有不适应感,没办法那么get到。 Come and Go 三个女人相遇坐在一起,期间总有一人离开,然后另外两个人就狂说第三个人的八卦。第三个人离开的时候还犹豫了一下,走的不远还回望了一下,因为她同时拥有被说和说人的经历;明知道要被说,还要特意制造自己不在场的机会。三个人同时在的时候索性还是不说话好了。 好像papi有一集也是讲在同事背后说坏话的情节,和这个太像了,贝克特走在好前面。 Tag: Samuel Beckett, Peter Brook, Marie-Hélène Estienne, Théâtre des Bouffes du Nord,

鼠春戏剧挑战月海外波 Les Grands Fantômes

Les Grands Fantômes 2020.3.26 虽然好像看不懂,但是好酷啊!这算是高级的舞蹈/杂技? 舞者被邀请到巴黎的先贤祠表演,标题原为“The Mechanics of History”,好像是和《神奇理论》有一些相类似的概念,但是好看太多了。 看着舞者们好像很轻松,但又好像是在做一些不可能的事情,而且做得特别平静顺滑流畅,肯定是练了很久设计了很久。 最简单地说,它在描绘人与自然的互动与平衡,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与平衡。虽是平衡,但其实是永动。 我最喜欢的是第二段和最后一段。第二段因为是一男一女出演,很难不把这部分和男女之间的情感角逐联系在一起,这其中的速度角度的掌握,配合旋转的木制舞台,每一个动作都是恰到好处。最后一段的阶梯和蹦床的结合,简直就是舞蹈版的艾舍尔啊,大赞!一开始的时候从一个人到两个人,我还想通过胡子来分辨,从开始出现第三个人我就放弃了。后来仔细想一想,分出来也没意义,本来它的意义也并不是在讲其中出现的种种的差异,而是这些人之间可能的关系。 Tag: Yoann Bourgeois, Louise Narboni,

鼠春戏剧挑战月海外波 I and You

I and You 2020.3.25 一个因病常年在家的少女,有一天突然有一个同校的男孩闯进了她的房间,说是要和她一起做一个关于惠特曼的诗歌的project的作业。少女有一些艺术方面的天赋,关于摄影和手工啥的,但是对男孩和世界充满了敌意。交流之下,话题从诗歌到音乐到自己的历史,两天渐渐相互了解走到了一起。但是男孩却有所保留,期间少女也几度因为病痛中断对话。最后原来男孩是当天下午突然在学校篮球场猝死的,也就是少女正在进行器官移植的来源。 一部只有两位演员的少年话剧,女主是权游里的Maisie Williams,在这里的演出感觉有点太用力了,男主有很多抬头纹还是可以来演学生。两人之间的对峙,特别是女主对于男主的种种防备和刁难,让人觉得有点刻意,为什么宅在家里的geek或者loser会那么difficult呢? 关于这部剧最大的twist。前面男孩讲到看到有人打篮球死的时候很明显后面要发生什么大揭秘,我以为是两个人都已经死了,男孩的鬼魂来迎接女孩或者是两个人都是女孩想象出来的之类的。最终的治愈来的有点牵强,中二的少年时代的人其实都期待着某些东西,只要简单的美好的东西比如诗歌或者音乐或者一番好意就能打开她的心扉。如果这是真的感觉有点假,如果这是假的又有点可悲。 话剧的标题来源于惠特曼的是个里面的人称代词的运用的变化多端。 最特别的地方是这是疫情期间免费在IGTV播放的视频,是竖屏的,而且有的时候还是竖屏切割画面。既然已经是在数码终端播放了,那为什么不可以是像手机这样的竖屏设定呢,可以习惯起来了。 PS:少女房间里的床头还有Tardis的粘纸。 Tag: Edward Hall, Lauren Gunderson, Maisie Williams, Zach Wyatt, IGTV, Hampstead Theatre,

鼠春戏剧挑战月海外波 Kammer 4 (Week 1)

疫情蔓延到海外各国,现在轮到欧美国家lockdown在家了,网上出来一大批官方的戏剧视频,所以我就再延续一下今年的戏剧挑战月,好好运用一下最新的海外的官方资源。从慕尼黑室内剧团的官网开始,有一个叫做Kammer 4的特区,每天都会放出一个戏剧资源。 Hamlet 2020.3.23 一开始的时候,一句台词也没有,几个演员不停地在场地上泼血,足足泼了五分钟。然后有一个长条型的字幕机一样的屏幕,在显示一些文本,看着看着才理解原来这个字幕机原来就是哈姆雷特,他在通过文本的显示来向外部传达他想要讲的话。接下来,就是三个演员分别来讲故事,每个人还多次性别年龄转换来扮演哈姆雷特这个故事里的角色。换角色的时候,这些演员就在舞台上现场换衣服。哈姆雷特字幕机也没有完全闲着,在关键时刻它会来cue剧情,甚至是很有主见地会提出要求按照它的想法来变更情节先后顺序。每当死掉一个人的时候,哈姆雷特字幕机上就会显示这个人的名字,然后一条横杠划过这个名字。这三个演员又是故事的讲述者,又是受控于哈姆雷特字幕机的演员傀儡,是哈姆雷特字幕机在带节奏和指挥。再比如戏中戏的那段,是国王和王后两个人自己按照哈姆雷特字幕机上的台词跟读着演。还有最有名的生存还是死亡的独白,在这部戏的很后面才出现,是通过哈姆雷特字幕机显示出来第一句话,接着空白了很久才由演员讲下去,而演员表演这段的时候是对着一个话筒,好像在喊口号一样。 看演出的现场的样子让人觉得有点用力过猛。泼血也好,后面泼血还泼上瘾了,每个人都往自己和对方的头上直接把用水桶把血浇上去,看得不是很舒服。但是再看剧照,却可以看到舞台布置简单却有一种美感和震撼力,简单的几个人与景的搭配每一张都像大片一样。 Tag: Münchner Kammerspiele, Kammer 4, William Shakespeare, Christopher Rüping, Mittelreich 适度富裕 2020.3.24 讲的是一二战期间的巴伐利亚农村家庭生活,然后中间会穿插一些唱歌的地方。这部戏的特别之处在于,这是一部重排的戏,同样的情节同样的台词重新演一遍,区别在于全部的演员都是黑人。 故事本身我没怎么看进去,至于全部黑人这一点,要不是看到介绍的文本我都没有意识到看出来。不是说不是歧视嘛,全部是黑人演的或者是全部是女的演的,是在前提上把原本的更多的白男的设定摊在台面上来挑战。那结果到底全部是黑人演出来会有什么样的差别,倒是其次了吧。我想到之前看过一部全部黑人编剧主演的喜剧片,里面提到一个点子怎么制作出一部超越经典好看的片子,那就是保留一切原由把演员全部换成黑人就好了。 Tag: Münchner Kammerspiele, Kammer 4, Josef Bierbichler, Anna-Sophie Mahler, Anta Helena Recke, The Vacuum Cleaner 吸尘器 2020.3.28 介绍的文本说是日本存在很多不工作的啃老族在家里,然后试问出路在哪。剧里面,在榻榻米的日式房子里住着一家人,年迈的爸爸,宅在家的中年女儿每天都用吸尘器打扫房间同时大声咒骂,吊儿郎当的儿子以及他带回家的打工时认识的社交不能的朋友,还有那个吸尘器。 一家人全部由德国演员扮演,连那个吸尘器也是由德国演员扮演还有很多动作和台词。看德国人演日本人总觉得怪怪的。某些细节的地方,走路踮脚小步的样子、男生穿衣的样子,好像是德国人观察得很仔细,但是在我看来这些在日常生活中根本不存在,只是外国人眼中的日本人的样子。外国人就会觉得正中红心,其实只是把某种固有印象重复确认而已。但是我心中的日本人不可能那么外放和肢体语言那么多,也只是我的固有印象,我在用我的固有印象来否定别人的而已。 三个四叠半房间里发生的故事,好像讲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的异化,包括儿子的朋友的工厂故事、女儿对父亲的怨念等等。这种事异化还是某种进化呢?最后问吸尘器要不要出门? Tag: Münchner Kammerspiele, Kammer 4, 岡田利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