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9

西游韦安地 Ian McKellen On Stage

Ian McKellen On Stage 2019.12.31 Harold Pinter Theatre 一个人的演出,主要是讲故事、秀舞台才艺,中间穿插不少笑料简直就是搞笑的脱口秀了。以《指环王》里的甘道夫的那段开始表演,然后从现场的一个大箱子里面一个一个地把他的“宝贝”拿出来。上半场有点像他的自传,主要包括三个主题,从他的戏剧启蒙讲到他对戏剧的热爱、如何入这一行的,然后是他关于自己的gay的身份的认知和出柜的故事,最后用一首关于老年的诗结尾。有很多culture reference,我只能get到一部分,但也已经觉得很精彩。 下半场是莎士比亚全集,Ian拿出全套莎士比亚37本,然后观众现场想到的顺序一本一本讲相关的故事,重点剧目他就直接表演起来其中的独白。Ian太会说台词了,原来很深奥艰涩的段落在他口中突然变得很有韵律节奏栩栩如生,要是我英语再好一点就好了。看完真的很想莎士比亚全部刷一遍。最后的结尾落在传言是莎士比亚写的一部关于Thomas Moore为主角的维护移民的独白上,切合时事。 Ian的记性和体力都太好了,佩服,瑞斯拜。 Tag: Ian McKellen, J. R. R. Tolkien, William Shakespeare, 这次的伦敦看戏之行在新年之夜落下帷幕,只看了两部但是是最最好看最最经典的音乐剧就不参与评分了,剩下的都是话剧。我觉得把这部Ian McKellen的秀也作为话剧有点不是很公平,毕竟其中大多数的文本不是他写的,但是还是想给它打一个很高的分数。 🌟🌟🌟🌟✨ Death of a Salesman🌟🌟🌟🌟✨ Ian McKellen On Stage🌟🌟🌟🌟 King John🌟🌟🌟 Measure for Measure🌟🌟🌟 My Brilliant Friend🌟🌟✨ Cyrano de Bergerac🌟🌟✨ The Duchess of Malfi

西游韦安地 Death of a Salesman

Death of a Salesman 2019.12.30 Piccadilly Theatre 西区上演美国的话剧经典,一家人全部是由黑人演员扮演的。黑人扮演全家,我的第一反应是怎么那么歧视。如果是colour blind的话,那应该是各种族的演员混着来的,全部是黑人的话是不是想要传达更多的在那个年代关于种族歧视的问题呢?带着这样的疑问来看,我唯一看出来的一点是爸爸在公司被分配了很烂的工作以及儿子进餐厅没有被安排到最好的座位,这些可以勉强被解读为种族歧视,但是原著里面本来就是同样的剧情发生在白人啊,不是种族歧视也会有这结果。 这次的演出好看的,黑人太会讲台词了,很普通的甚至很无聊的都可以讲得让人觉得津津有味。每一场开头和结尾的地方唱歌也唱得超级好听。男主爸爸的演员是Wendell Pierce,之前看海报的时候我一直以为是Jordan Peele(希望不要脸盲被误会成歧视);女主妈妈的演员是Sharon D. Clarke,看到剧照的时候觉得她好苦啊,后来一查发现她竟然演的13出场的companions的自我牺牲的亲人(奶奶/老婆),瞬间觉得她演技爆表。 另外舞台的设计也不错,特别是在男主回忆片段和幻想片段的时候表现的都蛮好的。当初我自己和小伙伴们在读剧本的时候,还为此觉得有点混乱。不知道是因为已经知道剧情了,还是真的是舞台表现的好,反正今天看的时候觉得讲得蛮清楚的。 回到剧情本身,我觉得Arthur Miller这部剧的一大特点是它的两重性,主人公的悲剧很明显是和资本主义的残酷(美国梦的破碎)息息相关的,但是又无法让人很直接地把原因仅仅归结于此,因为主人公的个人和育儿方式的缺陷也非常瞩目。 那这个悲剧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撇开一切不是确定性的因素,是资本主义吗?因为老了没有收入了活不下去了?辛辛苦苦干了一辈子,不管之前的贡献多大,被剥削了多少剩余价值,说辞退就辞退。这样的命运在今天的中国看来更为现实,甚至不是辛苦到老了,到了35+就已经要到男主的窘境了,各种裁员的新闻故事分分钟可以改编成现代版的《程序员之死》。我觉得最可怕的是总有这样的大公司大裁员的新闻出现,然后官媒(也是唯一的媒体口径)的反应不是资本主义的忘恩负义而是要员工更投入更有奉献牺牲精神。这个逻辑不是和要女性不被猥亵就不要衣着暴露不要出门一样嘛?! 主人公爸爸机会主义、大男子主义、好面子,但是妈妈讲的也很对,他只不过是一个human being,不是说为了给他开脱和原谅,只是需要可怜他。 话虽如此,但是看到哥哥在少年时看到自己的爸爸出轨然后对爸爸和世界的认识瞬间崩塌、以及在成长过程中被爸爸灌输的有缺陷的价值观,还是会觉得很唏嘘。父母毁小孩一生,谁买单?不来说是自己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但是被大人毁了的小孩,还不是大人的初衷,这怪谁?这又让人想到了今天豆瓣上看到的一边说自己是最爱孩子的人一边冷暴力逼婚的妈妈。 随便想一想,就能想到那么多和现在的中国那么紧密相关的新闻,这是Arthur Miller太有预见性了呢,还是中国特色的经济把资本主义运用得太到位了呢? 这次话剧对最后的结局做了很大的改编。我在读剧本的时候的理解是爸爸和孩子reconcile之后为了给家人一个美好的未来筹钱走投无路便决定自杀骗保,但是这次话剧的处理变成了爸爸其实是崩溃自杀顺带着骗保险。这样一来,减弱了对资本主义的攻击,变成主要是他个人的悲剧了。对这样的解读,我抱有保留意见。 Tag: Sharon D. Clarke, Wendell Pierce, Arthur Miller, Marianne Elliott, Miranda Cromwell,

西游韦安地 Measure for Measure

Measure for Measure 2019.12.28 Barbican Theatre RSC的演出,除了在大本营莎士比亚的故乡之外,还会到英国别的地方甚至国外去巡演(之前也有来过中国),还会把一些现场的影像输出到电影院播出。这次看的是RSC在伦敦巡演演出的莎士比亚喜剧《Measure for Measure》。 故事讲的是公爵Vincentio把执政权交给Angelo要他从严治理,然后自己伪装成一个神父藏起来。Angelo判一个未婚生子的男的Claudio死刑,Claudio的修女姐姐Isabella去找Angelo求情,Angelo要求Isabella用自己的贞洁来换取Claudio的赦免。Isabella回去告诉Claudio,Claudio最开始的反应是拒绝,后来又想还是命要紧,就求Isabella答应。Isabella死活不答应,装成神父的公爵出了一个主意,让Isabella去假装答应,然后调包成Angelo原来答应要迎娶却没有下文的Mariana。Mariana如约而至,Angelo却反而把Claudio的死刑提前了,幸好被公爵用另一个病死的死囚调包救下了。最后公爵以真面目现身,惩治Angelo和Mariana结婚,揭晓一切真相并向Isabella求婚。 不知道是剧本本身的原因,还是表演的原因,出来的效果太一本正经了,不像是喜剧啊,还没有Aileen在开场前给我剧透的时候讲的好笑。这个故事里有很多我们现在看来很有距离感的不合理的地方,比如Mariana怎么会答应自己去调包、为什么Angelo情愿死也不要娶Mariana、为什么公爵要Angelo从严治国自己却不断地undo所有Angelo的判决等等。我觉得如果可以用一个超脱的心态来把这整部剧当作嘲讽的喜剧来演的话,会好看很多。 所谓的“一报还一报”的设定是到位的,我觉得能在一部戏里面找到那么多可以measure for measure的点很厉害。 Angelo调包公爵。 公爵调包神父。 Mariana调包Isabella。 病死囚犯调包Claudio。 要救Claudio,就要牺牲Isabella的贞洁。 Angelo玷污Isabella的依据是男人不能婚外性行为,目的却是男人的婚外性行为。 婚外性行为,要么婚姻,要么死刑,二选一。 其实整部戏的大boss从始至终就是公爵本人,他是一切的始作俑者,更是一切的操控者。最后真相揭晓的时候,公爵要告知Isabella她的弟弟没有死,还要向Isabella求婚。我之前在想他到底会以哪一个顺序先后来,但是又想到不管是哪一种顺序都有被攻击的点,所以哪一种顺序都不构成被攻击的点。所以,整部戏的就是在说Isablla逃过了被Angelo #metoo还是逃不过要被公爵#metoo咯。 突然发现连续两天看的三部剧都是以意大利为故事发生地、以女性为第一视角主角的。 Tag: RSC, William Shakespeare,

西游韦安地 The Duchess of Malfi

The Duchess of Malfi 2019.12.28 Almeida Theatre 故事讲的是16世纪初的时候的Malfi的女公爵丧夫后和一个非贵族的男人相爱结婚生子,但是她的两兄弟百般阻挠,还分别排出了同一个奸细Bosola去监视她,而Bosola反而得到了女公爵的信任,最后所有人都相互残杀死了。很久以前的故事,剧作也是很有年代的17世纪初的时候几乎和莎士比亚是同一时期的John Webster写的。 我对Almeida剧院一直抱有叶公好龙似的好感,夏天的戏剧挑战看了好几部Almeida剧院的王尔德的作品,好多个《Hamlet》的版本我也是最喜欢Almeida的Andrew Scot的版本。到了现场,发现是一个还蛮偏的剧场,然后剧场比我想象中的要小很多。舞台上直接是一个可移动的玻璃盒子,不少情节是作为女公爵的房间在玻璃盒子里发生的。好处是舞台和座位比较紧凑的话可以感受到比较直接的表演吧。 总的来说,我觉得这部戏蛮难看的。Bosola竟然是三方都信任的人,地位最高了,但是他之后的反复、觉醒和复仇让人觉得并没有那么顺理成章。三兄妹的感情真的也是很奇葩,毕竟是那么久以前的贵族的价值观,我有点难理解。女主Lydia Wilson是作为卖点被宣传的,好像她之前演过《King Charles III》。上半场的时候我光听声音觉得好像《Humans》里的Emily Berrington,后来中场休息的时候查了一下Lydia Wilson,照片一出来就是她在《Press》里面演的那个很高冷世故的角色,然后下半场我看到的女公爵全部被自动脑补成那个高冷世故角色了。 Tag: John Webster, Lydia Wilson, Rebecca Frecknall,

西游韦安地 My Brilliant Friend

My Brilliant Friend Parts One and Two 2019.12.27 Olivier Theatre, National Theatre 分两部分说这部系列小说改编的话剧,先说舞台呈现的方面,再说剧情改编。 虽说小说本身是剧情导向的,但是要把小说改编成话剧感觉还是有很多难点的。在看话剧之前,我心中觉得最难的地方是小说里面Lila被爸爸从楼上的窗户里扔出来的场景,不像是电视或者电影可以有特技特效剪辑,话剧舞台上如何把这段演出来我十分好奇。现场的解决方式是用衣服,在某一点演员和她的衣服分开了,两个黑衣人拿着衣服代表了这个角色继续,而主人公就站在旁边,好像是灵魂出窍一样在旁观自己的遭遇。不仅是Lila被从窗口扔下去是这么演的,在婚礼当晚被Stefano强奸的戏也是这么演的。这样的手法我觉得好聪明啊。 还有婚礼上幻想的打斗和内心戏,就是灯光一转,主人公会把口是心非内心真实的想法再讲一遍,这是可以代替小说里面内心独白的地方,虽然我并不觉得有多必要在话剧里也这么讲出来。 另一个话剧改编的重大挑战是年龄的跨越。小说里面的主人公从小女孩成长到少女到少妇到中老年妇女,HBO改编的电视剧版本第一季只讲了第一本小说的内容主角已经换了两批了,话剧里面就是两个女演员从小演到老。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似乎是话剧的一个优势,因为比如像我这样坐在山上的观众,可能根本看不清楚舞台上的演员的脸,全靠演员的肢体动作讲话语调来判断人物的年龄。从这一点来说,我感觉这部剧做的是很成功的,两位女主角演的很到位,我都想象不出来她们就是海报上的那两个人。包括Elena的前两个小孩,也都是成人来演巨婴;倒是后面Lila和Elena同时生的两个女儿倒是黑衣人带着布偶来演的。从colour blind进化到age blind了。 闪回的部分蛮搞笑的,不能调带子蒙太奇播放,Don Achille在舞台上死了四遍,从舞台上摔进暗格里面摔了四遍。 明明是意大利的故事,但是可能为了贴近观众,意大利方言的地方用的是英国的非伦敦的口音,后面和世事相关的比较接近现代的地方,用的都是英国的当时的流行歌曲做背景。这样的处理对于我这样的外国人看来,更是莫名其妙格格不入了。 再说剧情方面的改编。 把四本书的内容放到分成两个部分一共5个小时的演出里。本来就很难在那么短时间内把那么多人物交代清楚,话剧已经是尽可能忠实地把情节展开了,但是情节实在太多,每一段都是精华在场上却只有短短几分钟供观众知晓而无暇回味。 对于没看过原著的人不友好,因为信息太多有点来不及跟随情节发展;对于看过原著的人不达标因为看过原著的人期待的是如何聪明而完美地把故事本身讲完整。最好的证明是和我一起看的Aileen之前没有看过小说或者电视剧,她说她更喜欢Part Two因为Part Two里的情节和Part One里的串起来了很融洽完整;而我则更偏爱Part One,因为我觉得Part One里面的情节非常忠于原著,而Part Two里面有很多书里面很重要的情节都没有包含,甚至我觉得有的做的比较大的删减失掉了小说的本意。 我觉得情节上改编最大的地方是Part Two里面Lila那条线的情节少了,书里面那么好的Enzo的剧情没有讲,然后通过抹黑Pietro洗白了Elena,都没有提Elena自己勾引Pietro同事的事儿。把男人全部否定了,世界上没有一个好男人了,女性主义就理所应当了。这样的推理和结论,我觉得都不是小说原著想要表达的吧。 再次感叹Lila真的太厉害了,做什么什么厉害,把Brilliant翻译成“天才”不够表现Lila的主观能动性。“我不能与世界抗衡”,和“世界不能抗衡”是两件事情,前者是个人太弱小,还要锻炼成长,后者就是像Lila这样已经那么强大了,但是面对肮脏的世界还是要被其裹挟的悲剧。 终于到National Theatre来看了一部戏,地段好、设施好、戏好,三好剧场啊。拿票的时候发现周边一半以上都是老年人,又来到了老年专场。入座以后发现,是不是Olivier剧院太大,竟然还是有很多空位。National Theatre Shop也太棒了,是我看到过最最最全的纸质剧本的书店,想搬回家又嫌重。 Tag: Elena Ferrante, April De Angelis, Niamh Cusack, Catherine McCormack, Melly Still,

西游韦安地 Dear Evan Hansen

Dear Evan Hansen 2019.12.26 Noël Coward Theatre 好看!感动!要准备好足够的纸巾。语无伦次地记下一些观后。 这次西区的卡司很棒。男主表现很好,语速比Ben Platt还要快,特别是开场讲一大段很nerdy的话的时候快到飞起来;《Words Fail》让人满意。 和《Hamilton》的故事相比,DEH的故事更小,但也更贴近现代和普通人的生活。我不愿意再次长篇分析每一个人物了,只觉得每一个人物都很美好也很真实,所以每一个人物都很可怜。 知道剧情看比没有剧透看更伤心,但是很难说哪一次的体验更好,因为在第一次看发现真相的过程中也有一种成就感和附属感,总归是自己有过类似的想法才能猜到真相。 这次观看的第一个泪点是Evan在学校读自己写的那封信,果然今天过得不怎么好,这周不是,这一年可能也不是。 Evan在没有朋友的时候那么受罪,在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的时候还是要被母亲、同学唱good for you,好像loser永远没有资格得势一样,想象一下loser如何才能得势而不受人讨厌。 Evan的妈妈好,但是更真,其实她需要Evan甚过于Evan需要她。这么一想,又更sad了。 Evan给自己写的信,开头和结尾的两封,内容是一模一样的,要做自己。但这是一个伪命题,没有不做自己的自己啊,不做自己也是不做自己的自己啊。这句话真正想表达的可能是true to oneself吧。 这些感情都很真实和感人,而且我相信一直都存在,只不过在受伤软弱的时候显得特别珍贵和有力,我相信过了一阵回归平淡生活的时候,这些又会被遗忘,就像类似Connor project总会被遗忘,父亲的出走、弥天大谎的揭穿也一样。那我们能hang on to什么呢? 又或者这么珍贵的感情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只是“逃避自由”,需要别人的关注、需要人与人之间的连接羁绊。自己一个人如果很强大的话,这就不是问题了。但是绝大多数人并不是这样,所以这种东西的需求和供给成了美德。